皖西秘境上坊村:古树多称奇 凉乡好避暑

发表于2017-09-22 分类:新品速递 浏览次数:0次

当我以扶贫工作队队员的身份,初次进入上坊这个位于安徽岳西西南边陲的贫困村时,发现四面青山围合着一片肥沃的绿野,绿野中央簇拥着一片白墙红瓦的小城镇,这样的地方难道是贫困村吗?我心存犹疑。走入一条弯弯长长的街道,两旁由一座座亦商亦居的农家别墅排列而成,我看不出一丝贫困的迹象。街道外围那些依山而建的小村庄,竹木掩映里都是砌红堆绿的现代别墅。

古树多称奇

在这里,我诧异于没有发现想象中的贫困,更诧异于在一处正在搭建的楼房旁遇见一棵巨大的银杏树。我从没想到一棵树能有如此雄浑的气势,长了几百年的树围粗壮得须六人合抱。冲天而起的树干望去,如一面垂空而下的石壁悬崖,让树下的村庄和行人显得十分渺小。由此向西的一条河边,我又看到一棵苍郁的柳树,它一面张开蜂拥而上的枝叶擦抹蓝天,一面横出一只雄壮的手臂揽向河流对岸,硬是在两岸间搭起了一座弯弓一样活着的拱桥,又如一扇庄严的穹门悬架在河流上空,更如一条“或跃在渊”头角分明的蛟龙。

上坊的树不仅造型雄奇,而且各有不凡的来历。据说,在一个塘埂上,矗立着一棵五百年前来自陕西,至今仍叫不出名字的古树。明英宗时期,陕西安康及汉阴等地发生严重的旱灾及蝗灾,上坊村余沧海发动乡贤筹集起3030担粮食,千里迢迢赶到陕西赈灾,当地人民感激不尽,相赠一批灾后余生的名贵树苗。历经风吹雨打,这批树苗在上坊只有一棵存活下来。这棵硕果仅存的古树已成为一座见证中华民族一方有难、八方支援的精神丰碑。

在上坊,几乎每一个村庄都有几棵令人敬畏的参天古树,古树已是上坊的风貌和标识。不知是交通闭塞,还是民风淳厚,抑或二者兼而有之,让上坊成功地培育和保存下如此众多的杰出的古树。

清泉石上流

随着访树和拜树的行程,我发现上坊的大树不仅雄峙在村头,而且成群结队地矗立在沿河两岸。严格地说,上坊的河流还没有发展成河,它还停留在溪流的阶段,虽没有广阔的波涛与沙滩,但却让人一下子感到时光在这里发生了倒流。两岸尽是完好无损的明清时代的石坝,坝上坝下全是尽情疯长的野果花木,两岸的树枝在溪流上空交搭成棚。透过花木的空隙,可以看到,清洌的泉水像抖动的蝉翼一样在浅沙和乱石间滑过,河底的乱石已经被溪流浸红泡黄,几乎成了寿山溪中的田黄。溪流所到之处,处处呈现出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的诗境与禅意。在泉流的跌荡处,往往都出现了一面陡立的石壁,水流从石壁上披垂下薄冰一样的水布,没有怒涛的狂喷,也没有如雷的水吼,只感到崖畔的树身被不断溅湿,只听到花木底下流淌着一种永久而细密的水声。这是一种感受生命存在的声音,让人感到时间的古老,又容易使人从根本上把时间彻底忘却。

在通往朱冲的路边河畔,整个河床是一面褚红色和灰黑色交错的石壁,驳杂斑澜的石纹居然形成了有规律的画面:有在地平线上连绵起伏的层峦叠障,有垂空而下的高岭石壁,有在云端探出的斜峰断崖,近景、中景和远景形成了层次分明的万壑千山,褚山、白水和墨云,构成了古代画家笔下的一幅浅绛山水。画面上的笔触不全是平面的石纹,大都是凸出和堆刻在石壁上的浮雕。大自然的铁笔银钩在上坊留下了一幅如此精美和恢弘的画作,当地百姓“日用而不知”,任三五只白鸭在壁画下的深潭里浮游嬉戏,有人还在壁画顶端的平面上晾晒了一点茄干。我终于明白上坊村贫困的原因了,这是一种由交通闭塞造成的没有开发的贫困。

凉乡好避暑

其实,在现代社会,上坊人的生活质量达到了城里人难以企及的奢侈。清晨,踏着路边坠满露珠的青草,感到这里的空气是由林气和泉烟构成的,几乎把人的身心全面穿透,即使是烟瘾再大的人也不想抽烟,会感到香烟味对自己对空气都是一种双重污染,难怪在这里,室内的家具即使几天不擦也没有灰尘。

这里的水是处在皖鄂分水岭的源头上的山泉水。斟起半杯泉水,杯中的泉水比半截玻璃空杯还要纯净晶亮,这是一种最无污染的源头剐水,喝了这样的水,人们一到下午就隐隐感到肚饿。

这里还是一处夏夜要拥被而睡的凉夏之乡。即使户外骄阳似火,热浪滚滚,一进室内,就感到暑气顿消,凉风习习。在明窗下泡一壶清茗,就足以坐享夏日的凉爽和清福。入夜,村村都有人三五成群地在大树下围坐纳凉,他们沐浴着如水的月光,谈古论今,夜深不散,夏夜是上坊人最为休闲的极乐世界。在岳西境内,这是一处比石关更开阔、比鹞落坪更有人间烟火的避暑圣地。

上坊村坐落在钟鼓旗山下,山体并不雄奇,但却朝向平野展开出一个又一个峰回路转的幽谷奇境。幽谷里是一座座高低错落的现代村庄,村庄一律高举着大树,面向梯田,处在清溪环绕中。在穿林过村的水泥路面悠悠漫步,几乎是在溪山行旅的古画中穿行,不用攀岭爬坡,不知不觉地就升到了四望苍茫的山巅。这里虽然不是我的家乡,却使我产生了一种醇厚的家园感觉。

这是一批在外打工的上坊儿女们的遥远家园,覆盖全村的别墅深院,就是他们用辛勤的汗水建造的。一年一度过完春节,他们就要卷起包裹去远方打工挣钱。长期的交通闭塞,造成了上坊的寂寞与贫困,也造就了上坊的卓越与美丽。

现在,随着扶贫攻坚的步伐深入推进,附近高速公路出口开通在即,届时,出高速不到15分钟的车程就可进村。皖鄂边界的上坊村敞开了安徽西南部的大门,正迎接更多的人来分享这一片宜游宜居的洞天福地。


TAG标签: V6系统(1)


回到顶部